首页 > 市场分析 > 华信证券:华信证券如何沦为股东提款机?证监会调查结果均指向

华信证券:华信证券如何沦为股东提款机?证监会调查结果均指向

原标题:华信证券:华信证券如何沦为股东提款机?证监会调查结果均指向

  财联社(北京,记者 陈靖)讯,被撤销全部业务许可、并由国泰君安托管的华信证券,仍在牵动关注。

  10月30日,证监会网站更新的一则市场禁入决定书显示,证监会对华信证券违法违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与审理。具体来看,华信证券存在用自有资金为股东提供融资、违规向股东关联方划款、以证券资产管理客户资产为股东提供融资三大违规行为。

  证监会决定,对时任上海华信董事长、华信证券董事李勇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时任华信证券总裁陈灿辉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华信证券:华信证券如何沦为股东提款机?证监会调查结果均指向

  华信证券存三大违法行为

  证监会行政处罚单显示,华信证券存在以下三项违法事实。

  一是,华信证券将自有资金为股东提供融资。

  2018年2月13日,华信财务总经理王某等人到华信证券,出具了上海华信(持有华信证券100%股权)《关于紧急调用上海华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资金的情况说明》,称上海华信需要紧急兑付公开市场债券,指令华信证券将6亿元自有资金划转给上海华信。

  当日下午,华信证券将招商银行基本账户上的6亿元划入建设银行金桥支行的尾号为0935自有资金账户(以下简称0935账户,系与华信财务的共管账户),随即资金被华信财务转至上海华信。

  二是,华信证券以购买和租赁房产名义向股东关联方划款。

  2018年1月底2月初,李勇通知陈灿辉,要求继续租赁华信资产(华信资产系上海华信关联方)名下的明天广场房产。2018年2月2日,陈灿辉通知华信证券财务总监陈新华办理,陈新华根据明天广场的当前租赁价格以77.5%打折后测算了具体金额为53,012,096.56元,扣除华信证券一季度已经支付的明天广场20-23楼租金2,866,471.29元后,最终将50,145,625.27元转账给华信资产。

  2018年1月底2月初,李勇通知陈灿辉,要求华信证券购买华信资产名下房产。2018年2月7日,李勇和王某通知陈灿辉,要求华信证券立刻转账2亿元,陈灿辉通知陈新华以购买嘉汇广场6号楼和7号楼房产的名义紧急划拨2亿元。华信证券当天分两笔将2亿元转给了华信资产。

  2018年2月9日,李勇和王某通知陈灿辉要求华信证券再支付1.4亿元,陈灿辉通知陈新华进行资金划转,华信证券当天分两笔(分别为1.15亿和2,500万元)以购买明天广场房产的名义先后转给华信资产。

  上述房产租赁款和购房款合计约3.9亿元,经查,在华信证券转账给华信资产后,均在当天又由华信资产转账至上海华信集团财务有限公司。

  三是,华信证券以证券资产管理客户的资产为股东提供融资。

  2017年3月2日至12月28日,华信证券以证券资产管理客户的资产向福建大生控股有限公司、深圳市大生农业集团有限公司、国能商业集团有限公司、瑞盈信融(深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北方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大生农业金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六个项目累计转款42.79亿元,其中24.72亿元资金经过华信体系内公司的一道或者多道流转,转至华信证券的关联方,5.95亿元当天就转入上海华信。

  两名责任人各领罚单,并被市场禁入3~5年

  证监会表示,李勇在《关于紧急调用上海华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资金的情况说明》上签字同意,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陈灿辉作为具体执行人员,是其他直接责任人员。

  华信证券以购买和租赁房产名义向华信资产划款3.9亿元,划款前未履行房产评估、房产合同签订、董事会和股东会审议等程序,相关合同和决议材料系后补,相关购买房产也未实际过户。

  李勇在《关于紧急调用上海华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资金的情况说明》上签字,安排资金调用,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陈灿辉作为具体执行人员,是其他直接责任人员。

  华信证券以证券资产管理客户的资产为股东上海华信提供融资,李勇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陈灿辉是其他直接责任人员。

  最终证监会认定,对李勇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陈灿辉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自宣布决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间内,除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华信已被撤销全部业务许可,委托国泰君安托管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评级为D级的华信证券,2020年已退出评级破产清算。

  针对华信证券违法违规行为,2018年5月至8月期间,证监会已对其采取了限制股东权利、暂停资产管理业务、责令改正等监管措施。2018年8月,证监会对华信证券立案稽查。截至目前,华信证券仍未纠正有关违法违规行为。

  2019年11月15日,证监会发言人常德鹏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鉴于华信证券违法为股东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提供融资、违规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净资本等风险控制指标已不符合持续经营证券业务的规定,且逾期未能改正,严重损害客户合法权益,危及公司稳健运行,证监会决定于2019年11月15日撤销华信证券的全部业务许可,并委托国浩律师(北京)事务所成立行政清理组,对华信证券进行行政清理。

  行政清理期间,证监会委托国泰君安证券对华信证券的证券经纪等涉及客户的业务进行托管。同时,证监会派驻风险处置现场工作组,对华信证券、行政清理组及托管组进行监督和指导。

  常德鹏表示,对华信证券撤销业务许可并实施风险处置系针对公司重大违法违规行为依法予以惩处的个案,目的是维护法律法规严肃性、整肃行业纪律,严厉打击损害投资者合法权益的行为。合规经营是证券行业发展的底线,证监会对违法违规行为始终保持高压态势,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切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维护证券业健康发展的良好环境。

  华北一家中型券商非银分析师对财联社记者表示,2020年监管处罚力度不断加大,各种处罚较往年均有一定加强,合法合规、声誉把控将是券商未来生存的重要前提。除此之外,针对券商内部治理机制存在不完善、不合规等问题,各券商需要进行全面审视,进一步强化内部合规机制,提升风险防范能力。

  举报/反馈

阅读全文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