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分析 > 阳光股份股票:京基集团入主一年仍无“借壳”动作,阳光

阳光股份股票:京基集团入主一年仍无“借壳”动作,阳光

原标题:阳光股份股票:京基集团入主一年仍无“借壳”动作,阳光

  文|每日财报 楚风

  近日,阳光股份发布一季度业绩预告称,预计2021年一季度实现净利润为亏损700万元至950万元,相较2019年一季度亏损1918万元减少亏损50%至64%。对此,其解释为住宅尾盘销售有所增加,同时财务费用减少,导致业绩亏损较上年同期有所减少。

  事实上,阳光股份已多年处于经营停滞状态,且长时间不再扩张土地,也没有开发新楼盘,旗下在售楼盘只剩下两座住宅尾盘,成为一具“空壳”上市公司。京基集团2020年4月份入主以来,市场纷纷猜测其将房地产资源注入阳光股份,但一年时间过去,京基集团尚无“借壳”动作。

  除此之外,阳光股份对未来并无明确的发展规划。京基集团旗下另一控股上市公司京基智农,近两年提出转型为生猪养殖企业,而阳光股份仍固守原先“两亩三分地”,仅着眼于物业租赁业务。

  京基入主一年,为何仍无“借壳”动作?

  阳光股份前身为广西虎威股份有限公司,于1996年9月份登陆深交所上市。2006年,阳光股份与新加坡政府产业投资公司(GIC RE)旗下Reco Shine公司签订战略投资协议,成为国内第一家引进国际战略投资的A股上市地产公司。

  GIC入主阳光股份后,未能取得良好效益,后者屡亏不止。经过一系列股权变更后,2020年4月28日,阳光股份第一大股东Eternal Prosperity将所持2.18亿股股份转让予京基集团,占总股本29.12%。自此,京基集团成为阳光股份控股股东,陈华成为实控人。

  对此,外界纷纷理解为京基集团将借壳上市之举。然而时间已过去一年,京基集团一直“按兵不动”,并未将京基百纳或其他资源注入阳光股份。

  从京基集团质押动作来看,其自身也很缺钱。2020年7月,京基集团将其持有阳光股份100%股份质押给银行,至2021年1月解除质押2.18亿股,剩余质押比例仍高达76.74%。此外,京基集团及全资控股子公司将其持有京基智农72.79%股份质押给银行。由此可见,京基集团面临较大资金压力,即使有心将资产注入阳光股份,也无力去做。

  除此之外,京基集团也没有给阳光股份多少资源支持。2020年年报显示,阳光股份全年出现两次借款,一次发生在2020年5月份,京基集团给予阳光股份1.3亿元,期限12个月,年化利率为5%;另一次发生在2020年8月份,京基集团给予阳光股份旗下子公司北京星泰1.7亿元,期限12个月,年化利率为5%。

  两次借款便是阳光股份几乎全部的融资现金流。2020年,其筹资活动现金流入3.014亿元,其中就包括了上述3亿元借款。

  阳光股份“壳资源”质地如何?

  由于多年房地产业务经营不善,阳光股份在2017年就逐步剥离相关业务。京基集团入主之时,外界还质疑双方在房地产销售方面存在同业竞争。实际上,阳光股份仅对现有房地产开发销售收入为销售住宅、商住等开发库存销售,既没有开发新的楼盘,也没有拿地。

  2018年至2020年,阳光股份无新增土地储备项目,无累计土地储备情况,无在建项目开发情况,属于“三无”壳资源,目前仅剩两个房地产住宅尾盘,别为位于四川成都的锦尚城市中心和位于北京的阳光上东。

  其中,阳光股份持有锦尚城市中心71%权益,该项目于2020年实现销售面积2691平方米,结算金额为1054.4万元;持有阳光上东100%权益,该项目当年实现销售面积6285平方米,结算金额为3.37亿元。得益于销售北京地区住宅尾盘,其实现归属净利润1.07亿元,业绩扭亏为盈。

  房地产住宅尾盘毕竟规模有限,阳光股份2020年业绩不具备可持续性。2021年一季度,其再次陷入亏损的泥潭中。阳光股份以物业租赁与商业运营为主营业务,2020年物业租赁业务、商业运营分别实现营收为1.67亿元、91.70万元。

  阳光股份与京基集团不存在同业竞争情形,但与京基集团旗下京基百纳存在同业竞争或潜在同业竞争。京基百纳为为京基集团的商业管理平台,主要持有深圳KK ONE、沙井京基百纳广场、KK MALL及南山京基百纳广场四大项目,运营管理商业总面积超过60万平方米。

  对此,京基集团表示将采取多项措施,包括商业管理与经营方面相关业务机会优先提供给阳光股份实施,在五年内逐步采取资产重组、委托管理、股权置换、业务调整等多种方式,稳妥推进业务的整合以解决同业竞争问题。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京基集团似乎并没有给阳光股份多大的经营支持,也未采取上述措施解决同业竞争问题。

  未来战略规划不明,阳光股份路往何方?

  2020年度业绩说明会上,阳光股份董事会秘书王小连表示,公司未来将从三个方面入手促进公司业绩增长:第一,拓展新的优质商业管理项目,扩大规模;第二,提升目前租赁项目的出租率;第三,提升项目的定位,通过优质品牌资源带动项目租金水平的提升。

  此三个方面措施仅针对于物业租赁,并不涉及新的业务领域。在2020年报中,其对2021年没有提出明确的业务拓展规划,仅表示公司将“定期召开新商业模式的专项研讨会,从管理层到所有员工集思广益、各抒己见,寻找业务发展的新方向”。

  抛开2020年房地产住宅尾盘销售对业绩的提振,阳光股份物业租赁业务质地较差,尚不足以让公司摆脱亏损。就拿2019年来说,当年房地产住宅尾盘销售对业绩贡献较小,实现净利润为亏损8176万元。

  对比京基集团旗下另一家控股上市公司京基智农,阳光股份就显得相形见绌。京基智农在2019年就提出进军生猪养殖业务,并2020年投入资源实施。京基智农先后与12个地方政府达成合作,拟建设生猪产能1230万头,总投资超过388亿元。由于房地产业务与京基集团存在同业竞争,京基智农现仅对存量土地进行开发,不再扩张新的房地产业务。

  自身经营能力欠佳,未来战略规模不明,阳光股份似乎就等着京基集团“借壳”,将优质资源注入。但是京基集团自身尚面临资金问题,恐怕无暇顾及。对其后续发展,《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阅读全文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标签: , ,